“太有才,太有爱”——为孩子画100本绘本的爸爸是谁?

2016年6月3日

  “太有才,太有爱”——为孩子画100本绘本的爸爸是谁?
  ”她说,他现在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告诉孩子,如果“抓伤口”就伤害了虫子……,

“我有一条1000条腿的凳子,也许你觉得这没什么特别的,可它是我见过最好的凳子。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新媒体专电在北京西五环附近的一个居民楼内,4岁的贝贝正在听爸爸讲故事。与众不同的是,这个故事不是儿童读物上的,而是爸爸画的“绘本”。这位非美术专业的在职爸爸,已经绘画制作了近百本绘本——只为贝贝一个人看。他就是日前在上热传的《爸爸为孩子画100本绘本》帖子中的那个“长凳子爸爸”,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今年33岁的陈传林是一名媒体人,每天繁忙的工作并不轻松。但他“花费大量精力,累死无数脑细胞”绘制绘本,只为博孩子一笑。“白天上班,晚上带娃,空闲并不多。只要孩子喜欢,总有时间。”他说。
  

妻子刘女士告诉记者,他俩是研究生同学,相识已经十年了。“他原来是一个电脑游戏爱好者,很投入地打游戏。”她说,孩子的诞生带给丈夫很大的改变。如今,他不再打游戏,并且坚持一个习惯就是把晚上的时间用来陪家人,把加班的任务放在黎明。“一般早上五点多起来工作,一直忙到上班。”她说,他现在唯一的爱好就是画画。
  

陈传林并没有专门学过绘画。“只是在老家少年宫的时候学过一点,后来再也没学过了。”陈传林说,但是他一直喜欢画,中学上课开小差,就在书上偷偷画素描。
  

“一开始,我只是用彩笔随手涂鸦,逗孩子玩。后来开始购买绘本,发现有的绘本情节不连贯。于是自己模仿绘本加几张插图,慢慢就画起来了。再后来,尝试用电脑软件专业工具。”陈传林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有空就画。现在保留有90多本,加上这几年丢掉的应该有一百本了。
  

“我现在也不敢说自己会画画,更谈不上绘画技巧。”他说。只是每当看到孩子兴奋得小脸通红,充满期待地问我有没有新书时,就默默对自己说:“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于是,孩子4岁,一画就是4年。
  

在陈传林家客厅的一角,堆放着一摞摞图画书。有的是购买的绘本、有的是自制的绘本,还有各种各样的插图和画板。一些自制的绘本书已经被磨破,书页一副快要散架的模样。
  

“一本绘本,用电脑画完,打印出来,装订成册。彩色打印在外面的小店,价格从1元到3元一页不等,打印一本大概三十元左右。”陈传林笑着说,印好后用硬纸板贴在一起,侧面用双面胶贴上,这个方法是自创的,看起来不太结实。
  

最难的还是编故事。常常是晚上孩子睡着了,陈传林进入天马行空的状态,想办法进入孩子的世界。虽然有一些绘画元素并不是原创,而是取自络,但每一个故事都是他绞尽脑汁编的。
  

一次孩子在玩耍时受伤,伤口结痂后很痒,总是忍不住抓挠。于是,陈传林创作了一本《康复虫》的故事,讲述了在人类皮肤上生活着一群五颜六色的“康复虫”,它们辛勤织,帮助主人破损的皮肤恢复。告诉孩子,如果“抓伤口”就伤害了虫子……
  

为了更好地编故事,学外语出身的他扩大了阅读范围,从中华传统文化,到科普读物,乃至天文、地理等专业领域的文章。通过这些“量身定制”的绘本,贝贝不仅认识了彩虹、太阳,认识了河马、犀牛和大熊猫等不常见的动物,甚至还认识了世间并不存在的“会说话的窗帘”和“彩色的康复虫”。
  

爸爸就是“1000条腿的板凳”
  

在众多的绘本中,有一本创作时间最长,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这本名为《1000条腿的凳子》的彩色绘本讲述的是一个神奇凳子的故事。在陈传林的眼中,这个凳子就是父亲的化身。
  

“我有一条1000条腿的凳子,也许你觉得这没什么特别的,可它是我见过最好的凳子。什么?你不信?”“1000条腿的凳子有很多优点,它跑起来特别快。”“它可以带你爬得很高,把月亮刷成彩虹色……”陈传林说,本来只是要画一个神奇的凳子,但画着画着,觉得这凳子像是一位爸爸。
  

这就是“爸爸”——它无所不能,体贴入微,有时粗枝大叶。但又能怎样,如果一个爸爸在孩子的眼里牛哄哄,他已经成功了。和故事里的小孩一样,孩子有时候是小天使,有时候是小恶魔。不完美,那又怎样,他带给你快乐和幸福。
  

在家庭教育中,父亲担任什么角色?“在我们家,爸爸和妈妈的角色没有明确的划分。”刘女士说,妈妈可以温柔,也可以严厉,爸爸会扮黑脸,也可以很温柔体贴,不会把角色定义在“父亲很威严”的传统观念上,“这也是我们这一代父母很多人的想法。”
  

在夫妻的眼中,孩子的世界琢磨不透。很美好,但很难进入。通过画画和讲故事的方式和孩子沟通,是一种很好的方式。这种交流不是为了教知识,更不能是乏味的讲道理,而是读懂孩子的世界,帮孩子打开一扇窗,看到一个更丰富的远方。
  

在一本绘本的扉页上,一排隽秀工整的钢笔字写着:“写给贝贝,不嫌弃,不抛弃,希望这是将来的你,和你生活的世界。”
  ”他说,

在陈传林家客厅的一角,堆放着一摞摞图画书,”陈传林笑着说,印好后用硬纸板贴在一起,侧面用双面胶贴上,这个方法是自创的,看起来不太结实,

在家庭教育中,父亲担任什么角色?“在我们家,爸爸和妈妈的角色没有明确的划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