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出一点淡淡的苦涩,午后碎笔

2016年4月30日

  品出一点淡淡的苦涩,午后碎笔
  兔年年初,本来不想接任何计划,不想去出差,但是公司方面安排不了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也许加上税务等也可以算是一个未来的方向的,后面有辄。
  一 、午后碎笔
老说是几点睡觉,可又往往到了几点睡不了。没有什么大事,都是小事,生命都在那一点点的小事中浪费掉了。
阳光在午后最亲切,特别是在这冬天的午后,身上还有点寒意的时候,心内向外透着冷意,看看阳光,真好!
孩子放假了,带着双百和一张大大的奖状,他是喜悦的,这半年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可有些失望还是无法实现的,比如下雪时堆个雪人,可今冬还是没有雪;这一切都不是他们的错。
以前老说大姐的不是,可放假了的孩子,还是上他家里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轻易去打扰别人有时也是一种美德。
母亲病了,躺在医院里,哥嫂和姐都在照看她挂针。就是那一年父亲看病的医院。我应当去看看,可怕另一份伤心。有泪就留在心里。
冬天的医院里,也许不再会有蚊子,可那些暗夜里被蚊虫叮咬的父亲去了。医院里医生和看护者还是那些个人。
旧历的新年快要到了,不仅是活着的人过年,另一个世界里还有些人需要照顾的。就像自己家的父亲和兄长。
活着的人少了,在那边需要照顾的人就多了。有些是出名的,像“村长钱会云、挖掘机下的妇女、被疑犯枪杀的泰安四警察,还有那个作家史铁生;大官刘华清、雷洁琼”,还有些就是默默无闻的,像“卖火柴的小男孩。”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
看《立春》,品出一点淡淡的苦涩,就像多年后的回首,看到的某些东西,自己来时的路上似乎经历过,有的就在身边。
一边是高尚的歌剧、芭蕾舞,一边是现实的春天、气息变了,不管花是开是落。
一生都要纠结与名与利,一切都会在适当的时候归结于尘土。
二、
多言了,多言何益;见工商张说起李氏,多说了。以后当戒之。马一直说的是要建华,很不错。我知道的,跟宋的那个;宋和沙应当是同时起步,十年后,却层次分明;开始的眼光已经决定结束的光景。我自己无言,很尴尬的,干着与他们大都一样的活,比他们还多,不要说报酬,有时称谓都吝啬赏一个的,注定不会走太远的距离。毛病太多的车子,不会走得太远。
∩怕呀!现实中也是天天有人要钱呀!还是《立春》中的那个黄四宝!从艺术到骗子的好人。
  《大笑江湖》看了,也忘了,一点也没有剩下;《赵氏孤儿》看了一半,看不下去了。《让子弹飞》不让看,我想也飞不出什么鸟来。到是《立春》看了一遍又一遍,蛮有味道的。
  错就错了,改了,照着对的路再走一遍,就回到了正确的方向上来了。
天天在奔波和挣扎,没有一丝空闲,没有一点闲的心情,今日一老几还说:我看你天天不是没有什么大事呀!每个人都在关心自己的东西!
  年近了!人也一点点的更加疲惫了。人常说:过年比穷人呀!阳光也是有点阴冷的。
原本说回小城的,不知怎么就不走了,有人要去湖南了,我应该回家。
  每天都不想给自己压力,生活着就应该开开心心。兔年年初,本来不想接任何计划,不想去出差,但是公司方面安排不了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其实不想给自己找那么大的包袱,压的自己每晚都睡不好。我是个小小的人物,做着自己喜欢且小小的事情。我祈求的东西不多,父母身体健康就好。
  快过年了,我该感叹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还是怎么还是那么穷。呵呵~~~我想回家,即使是安安静静地听着妈妈唠叨也觉得很幸福,好久没有跟爸爸好好说说话了,我想回家,这是我最大的愿望也是每天起来要说的一句话!愿所有跟我想家的人,都能回家~~~~
  公交车上,一群15、6岁的小姑娘,先是叽叽喳喳的说一些考试放假的话题,人们都不在意,突然冷常忽然有一女孩喊了另一女孩的名字:
爱丽,
放!
我靠你大爷。
脱口而出,顿时静寂,哟,一车人愕然!
  天有点冷了,等到快吃午饭时才知道早饭没有吃。有时就是这样纠结。先从这里到哪里,坐什么车,还是步行。不是没有什么时间观念,而是摆脱不了一些纠结和纠缠。
  早上不想起床。有多少次这样的冲突了,内心于内心的的争论,可还是起来了,有些事你要去做的。不论喜欢还是不喜欢。你得生存!
  喝高了,头疼的厉害!电视台那帮子人!几个娃娃就把我打倒了。
  嘴说:因为没有衣锦还乡之欲,所以无颜见江东父老之愧。可现实中的他们一个个的都开上车了,自己还是靠两腿再走,还是自己认为有点愧的。
  今天在市委门前被看门的拦住了,幸好没有挨打;因为一个上访的妇女要在那里寻死,两个警察,几个便衣在“劝”,几个保安死守住大门。我像往常一样向里走,他们拦住非要问我找谁,我说了一个单位,但没有说名字,这时去什么事,我不想给他们送礼的,大院里的人,我可以说出名字,听过报告的,包括市委书记和监察局局长,纠风办主任,还有一大群的科长,局长。可犯不着呀!我只好叫要找的人从大院出来办自己的事了。
  农历的新年快到了,自己总算可以歇一下了,感谢一切可以感谢的人和事。
  三、
年过完了,想起以前的对联:一年一年又一年,年年结婚没有咱。横批:再等一年。很有意思的。同样的情形自己经历过并且同样现在也经历着。人呀,欲望是无止境的,房子、票子、车子,有一个安生的时候吗!
还有一个:新年新节新生活,有酒有菜有蒸馍。横批我没有记祝现在如果再写,那人的下联也许要写成:有车有房有老婆。我看见他开车了,一辆五菱之光,财政下乡的那种,多幸福呀。我想加个横批就是:幸福生活。最起码比我幸福,我还得靠双脚丈量地球。
偶尔听说丁了,每月6Q8的工资,年终奖也比县城里的旧伙计们一年挣的多,可回小城了,说是请客,200元一桌的菜款也不舍去结账。人呀!真是山难改,性难移,这样的人不玩也罢。
春节了,什么都好弄,就是车票,火车票,往西边乌鲁木齐的火车票难弄。表姐要赶在孩子开学以前到那里的,先是想要带座的,T54吧,后又说不带座的也行,我跑了4次火车站,最后弄了个最近10天内没有往哪儿的票。路过的车,再说也买不到座位呀!我们离火车站挺近,可火车不是咱能买起的呀。得买他们的票,他们没有呀!
葛优说:“人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修行,很好1
年终聚会时:说看我们,10个人,基本跑遍了全国各地:最远的西藏阿里,还有上海天津重庆西安太原,就是没有北京的,要不这四个直辖市都有了。最近的就是我了,像蜗牛一样在小城弄个壳子,还比别人多上了将近10年学,多读了近1000本书,可收入一年要比别人要少10倍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换老婆也是一种美德!
有个大学生10年没有回家了,家里的老爹90多岁了,他就换了3个老婆,还好,家里的一个一直是离婚不离家,照顾着老头。大学生也是独子呀!有人说他应该不再了吧!也许吧!这样的人在与不在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下雪了,2010年冬天的雪道2011年才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老天爷也不好当呀!
我的孩子在家里,不知道有没有足够的雪让他堆个雪人。
  吧里的孩子!几个被警察抓了的孩子!大年初一就入室抢劫并杀人!真是罪不可赦的!
可孩子们平时在干什么呀!他们不知道杀人要偿命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两个本地的,一个湖南的,一个广西的,多么的不巧呀!都是贫穷落后的地区!人又有种!不怕死!
  春天来了,谁也挡不住时间的脚步!
  也许,该像某些人一样写一写家乡了,早就想好了名字《太平年代》,实际并不天平,一个家族的历史,几代人的命运。
  找不到那些孩子时说是想念,找到他们后却又无话可说!自己过的日子都不是什么日子了!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有人还在关心那几个砸金店的孩子们!说要是都枪毙了,不可惜吗?20多岁的年龄。可他们杀人抢劫时也一样是可恨的!也许都不见得全是孩子的错!
  没有车真难呀!说是出去干事的。回去让车接,就是为了省那点的费!可我已经走了80%的路程才见到车的影子!可事情有时就能不办吗?
下午,说是去办某事!可车得去买螺丝!生产当紧呀!等到6点回来时!人家那边还会有人吗?
下班时,见一辆辆的车在面前过,可没有一个可以载我呀。搭车的日子有,可天天就没有了,不敢坐的士的,否则就白混了。可看见他们一个个的在面前停也不是什么滋味的!
还得修炼呀!

  不想在天涯混了,把一些东西还是弄到搜狐去吧!慢慢的忘掉天涯!告别了天涯!今又在天涯,赢得了世界输了他……
  江苏台的非诚勿扰,一个小鞋匠怀有诗人的梦想,周游世界,喂马劈柴,并且找到的一个女人。
我稀罕的是这世界上,特别是在中国还会有梦想和理想的人。特别是诗人的那种“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知道,写这首诗的人不在了,也曾经有一个劈柴的诗人,用它劈柴的斧子,砍死了自己的妻子,自己也死了。理想是那么的艰难。这些看似平凡的梦想都却以生命为代价。是社会的不宽容,还是人类一步步的狭隘。
我很佩服小鞋匠的。自己自以为放不下的是孩子,老人,妻子;事业。可仔细看看什么是自己的。
人的职业只是人活着的依托。幸福与艰苦只在于自己的感悟罢了。真正的放弃一切走天涯了,未尝不是另一种人生。
我自己的意识里,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鞋匠会有何海子一样的思想。并能把这种思想贯穿在自己的行动里。他比许多是男人强的,如果某些人可以算男人的话。那些背着所谓的理想和责任在钢筋水泥的阴影中艰难的活着的没有思想和自我的男人。
我希望一个多彩的世界。我幻想一个美妙的人生。
思想与现实的碰撞,有太多太多的时候,思想都被现实打败了,现实是强大的,理想往往就无地自容。物质占据了太多的空间和时间,理想就无处安身了。

当斧子看到爱人的一瞬间,我们就不能再赞美那一场多么美妙的爱恋了,火车上的一见钟情,七年的漫漫追逐,偷偷跑着拿出户口本去登记。大洋洲中的一个荒岛。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要用它寻找光明。他的光明在哪里?地狱吗?
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没有了柴米油盐的实力。
我还念顾城和海子,那些离去的诗人。我也赞赏小鞋匠,最起码他做鞋子可以换回柴米油盐,不会作诗,专心做鞋也好。理想嫁接在现实的大地上。给理想一个可以飞翔的翅膀。

  不论是纠结还是纠缠。李给他妻子买了辆威驰!对于我任何一辆车都是梦想!
  “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

——摘自于娟“生命日记”

于娟,女,32岁,祖籍山东济宁,海归,博士,复旦大学优秀青年教师,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乳腺癌晚期患者。这是她用生命写下病中日记,日记里反思的积劳成疾的生活细节,会给同样背负生活压力的你我一些提醒。

2009年12月27日,长期自恃身体十分健康的于娟被确诊患上了癌症,如晴天霹雳般震惊了这个家,她是家中独女,考大学读研读博留学,刚回国参加工作3个月,1岁多的儿子刚会叫妈妈。此时医生告知她最多只有一年半载的生命。

于娟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何会得癌症。她觉得自己得乳腺癌的概率是如此之小:“第一,我没有遗传;第二,我的体质很好;第三,我刚生完孩子喂了一年的母乳;第四,乳腺癌患者都是45岁以上人群,我那时只有31岁。”

于娟想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让更多的人了解癌症,并远离它。她开设了一个名叫“活着就是王道”的博客,坚持每天早晚更新两次,记录病中状况,介绍癌症,并反思以前的生活方式:“回想10年来,基本没有12点之前睡过,学习、考GT、考研,同时,聊、BBS灌水、蹦迪、吃饭、K歌、保龄球,厉害的时候通宵熬夜。”

“23时至次日3时,是肝脏活动能力最强的时段,也是肝脏最佳的排毒时期,肝脏是人体最大的代谢器官,肝脏受损足以损害全身。所以‘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的说法并不夸张。”

“我想我之所以患上癌症,肯定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累积的结果。”

认识的或素不相识的人都从于娟的文字里体会到她病痛的苦楚、人性的感悟、求生的坚韧,纷纷发帖转帖支持于娟。于娟的好友张婷说,希望于娟能创造生命的奇迹,好好活下去。

  天阴了,有大风!整个天空灰蒙蒙的。
日本地震了,级。核电站要爆炸和泄露了!
昨晚,看自己的《一粒沙》,竟没有想到还有感触:有时候拥抱都是一种奢侈。
  中国还没有地震呢I他是平衡的:骑自行车一次可以省下6元钱的公交费,并且,6元钱就是我中午的午饭费呀!平时太浪费了。可到办事的银行是8:40,到公司的时间是:10:00,就在快到公司时,皇冠过去了!
速度太慢了!已经没有了登车的力气。我说《要晚的,妻说:本该休息的上班了,能去就很好了,还说什么晚不晚的。可有些事我们家说了不算。
  战争开始了!法国和美英开始空袭利比亚!强权开始欺侮弱小4了这是连续剧
  再次看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再次被深深的感触!还是活着好呀!
又是一个春天,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可葬礼的号角正在一旁吹响!时光轮换,人心在它慢慢的浸淫下,也慢慢的变化着,升腾或堕落!想念 家乡的那条河了,还有河里的水或鱼!
  原本计划近日读《瓦尔登湖》和《孤筏重洋》的!每每读着读着,就读不下去了。是不是自己修不到梭罗的境界,就像前些年怎么就想不通已经过世了大伯,整日就在村边的树林里放哪几只羊!天天早起就去,太阳下山了就回家!什么意思!可那一群羊就陪他走过了最后的一两年时光!
父亲是在病床上度过的他那些最后的时光!自己曾在无人的路边流过泪!可谁也拦不住时光的脚步!最后的半年,都是在屋内,从家里的屋到医院的屋!正规的医院!乡下的老中医!途中不论坐什么车子,都用被子把头蒙着,说是不能见风!屋内是光明也是黑暗:记得一个冬天阳光很好!父亲说想去外边晒晒太阳!我们以外面有风为借口把他留在了屋里,留在了床上!其实,是我在院内,用柏油,油漆松香等东西在为他收拾着棺木,他另一个居住的地方!
有太多太多的时候,许多的人都是因为看不到别人的痛苦,才不会明白自己的幸福!
现在想想:我们是不是叫父亲见见他生命中的阳光或者甚至看看我们为他准备的在另一个地方的住处就会变得不孝顺!
  昨天,回去了,说是烧纸,到了父亲的坟上,才发现,没有带火!
清明了,以前老说清明时节雨纷纷。天是明媚的,阳光很好,有风!离节还有10天的,也许有点早的!
清明烧前!本人以为是夏天的雨季到来以前!拿把铁锨把坟上的土培培,预防雨水的冲刷!10月1烧后,则是秋收后的原野里,秋坟上的枯草实在荒凉!烧一烧!也算是整治一下他们的房子!
听说!村里的用死了几年了,前天,他儿子给他上坟时,说是因为用的娘拿的纸,其子回家后,用刀亃现在只是一个空的坟头!
还有,就是,谁家的婆婆下世后,要与先已经去世了公公合葬!兴起坟的,老头已经故去10几年了,当时主持仪式的一个平辈老头说!老三:你喝不完的酒,我就替你喝了吧!说完把没有敬完的酒自己喝了,谁知,他当即觉得脸上有被人打了两巴掌的感觉!回到家,一个脸肿得像胖瓜,眼也看不见了,睡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才好!
给前辈烧纸送钱,也许这一切,不仅仅是活人的眼望,也是对已经逝去者的尊重!
  今日,请税务上几个人吃饭!中间一个新人说,原本是说留在柘城的,想想还是到市里来吧!哪怕是进了梁园区也是算市里了!虽说柘城有煤,猴年马月能开!这年头,能上哪去并真正去了哪里的人是真正有人的!还是有福的了!
原说中石油的项目并没有落户!可这时已经花去了8位数的费用了,这些钱是很多老百姓甚至是公务员几辈人也不敢想的!
我的生活与此无关可又不得不想!因为就像《春天里》,可以唱哭许多农民工,就对那些体制里的人没有关系!我在似是而非的悬着I为什么重耳当上了国君之后,老介就不愿跟他见面了呢!反而连累了自己的母亲!也许那些达官贵人,甚至我们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那种可以同苦无法共甘的潜意识吧!
长期以来人们都在推崇的这种思想就是统治者所希望的!不仅在他苦难时,割你腿上的肉给他吃。而他发达时,你也要隐忍,你也学介子推!
  看天涯中嘟嘟熊的四大名著和金大侠的武侠小说,很有感触的!很好!
  人就不能少一点欲望吗?还有那一些不切实际的梦想。所有的路都要走一遍吗!
  似乎一下子子又要走到老路上去了,昨天看CIA时,才知道需要一个什么证证的,想到审计,想到到了来时的路。也许加上税务等也可以算是一个未来的方向的。
肖说他家里有600亩山林地,林地有野猪野羊等东西可以用猎枪打,当然现在可以有竹笋吃的!他原先的老板有5个老婆,生了7个女儿!他在给他做总经理时,就专门为老总设了一个家务事的主任,什么都不管,只要管好他那5个太太就好了。
有人说他那几亿的资产,钱就不是钱,就是报表,就是数字。

每天都要面对升起或落下的太阳,等车是时候,也慢慢等出规律了,有时早一点,他们要到哪那里吃饭的,早点,就是一点豆粥,几个水煎包的;晚一点就不要了,我知道公交车上的司乘都是回民,而那乡村巴士上的就不知道了。
昨天,妻说:原来一些奖金也许要补发了,而儿子见到了贾的车很想去上的,车里有他的儿子子纯,他一遍一遍的喊着别人的名字,而贾已经说要先走了,离家只有50米了,还非得做别人的车吗!在他慢慢的滑行中,儿子就是抓住人家的车门不放。我知道儿子是想要一个车的。每每我送他时,他都说这样好,还可以锻炼身体,其实内心还是想的。我与妻商量的,要不就用那些钱买个小车吗!哪怕是便宜点的!可现在是汽油太贵了,而工资能受了吗!加上保养、维修还是省省吧!
自己也想不能让儿子以为想要什么都能实现的!生活其实很艰苦的,其实是自己没有这个能力罢了!这也是一个人生的尴尬吧!
  《颜氏家训》对名利是这样说的:上士忘名,中士争名,下士盗名;虚名总是要让人付出越来越大的成本,终至无法维持,此语足以为戒!
  今日,过九道货场时,一个司机说:如此多的闲车,如此多的闲人,又该打仗了!该打不打这人口也是个问题呀!
  今日无话可说!药家鑫被判死刑!证明某些人的最起码的人性还没有丧失!不要以为自己是律师就可以为钱出卖自己的良心,不要以为自己是法官就可以为钱出卖自己的良知!不要以为自己是教授就可以因为自己似乎比别人多一点知识就可以不要脸的瞎忽悠!
  想出去走走的,突然间就想到了一个词:行者无疆的,可自己不是行者,时时得局限在一个圈子里,中国太大了,历史也太悠久了,所以有太多的地方是值得人去看看的,也许一辈子也走不完的。
想去看看西安、重庆、杭州、天津这样的都市,也想去看看那新疆的戈壁、沙漠,内蒙古的草原,西藏的高原僧侣文化。
自己的感觉中,中国的南方是喧嚣的,而北方则是古朴纯洁的,05年去内蒙赤峰,一眼望去,无际的原野上种着的是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和高粱;河水哗哗的流着,路就在河水之下,有的是木桥。哪里的地名也很独特的:就是六家、七家、八家的,还有什么元宝山,美丽河!
不喜欢寺庙文化,向往的是山水,那千年的松柏长青,那万古的惊涛拍岸。也想那先民留下的人文足迹,历史的力量,想那敦煌莫高窟的飞天,洛阳龙门石窟的雕像,流动的是千年文明传承的血脉。

  莫高窟和龙门不也是原来的寺庙吗?
  楼主是指哪种晨钟暮鼓的寺庙文化吗?
  @须下死功夫 我说的是大和尚样的寺庙,还有就是给现代人烧香磕头的地方。很功利的那种!
  艺术死了。
冰冰的艺术变成了洗脚妹和酒吧女了,证明有些人去开始关注下层了,那些特殊的行业6观音山》上的观音倒塌了,人们现实中的精神世界也就倒塌了,高雅的老艺术也开始混迹于酒吧了,载体不存在了,艺术也就沦丧了,玩浪漫的人死了,残废了。诗人死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就那么的卧轨自杀的!
艺术死了,所有的艺术人就成了草芥,无处不在无处不飘蓬的草芥:在茫茫的人海里算个球啥呀!
你就是在嚎几声: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那时光里!你唱你的,谁真正屌你!
  看某篇文章时,说的是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死,每个人的身后都是悬崖!一个士人和一个政客的区别!
某些人为了活着,苟活着,不惜像狗的四肢扑地,就像那个什么药!想尽了一切法子!大人物也是一种榜样!明知不能更改就慷慨一点吧!最后也留下一点人的样子!当自己拿尖刀去杀人的时候I我有那么多的假期吗!
我得去上班呀!步行,赶公交车的去呀!看着别人一家几口,开着车在路边!其乐融融的,就想到了某些人的无耻!
还没有搬呢4一同学作文,开篇:故乡多槐树,又是槐花飘香时!一陈姓同学说:这家伙学的是贾平凹。
老家村子里的槐树也挺多的。寨沟旁有成排成排的,园子里也稀稀的几棵。
小时候是赤脚爬树的。
洋槐花可以吃,一般是煎的,有时也蒸也炸!叶子可以喂羊和兔子。木棍和枝桠都晒晒,干了就烧锅了。
  -16日,有人去西京了,给尚电话时,他在杭州。我准备去东都了,坐最便宜的火车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三姐说:家乡的那个面粉厂倒了,她家的麦子还存着1000多斤!听说光欠银行90多万,可现在连电费都交不起了!不知道要害多少人的。
由此想到雷强!两三年一个小鞋厂亏损了30多万!弟媳弄的私人的10多万也没法还,兄弟和他妻子离婚了,天天要债的堵着门。
先是叫妻子给他找电视台领导,采访一下,看能否有个好心人帮他还上债不!;昨天,又说我能否帮他找个律师,说信用社要起诉他呢!欠债还钱,千古不变的真理!谁又可以想到一个可以真正帮他解脱的法子!
∩这个社会上现在多的是西门庆!那些有钱人!那些小三!那些可以有一点作用的人,都再三妻四妾着。
那些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早晚都会有报应的。
  若干年后,有一部小说《他就是西门!那她就是潘金莲啦!一个“混社会的大姐”。这个别人评价的,也许非常中肯。
  生死之间,有时就是一道门的。一边是阳、一边是阴。只是一脚踏进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永远的回不来了。不论以何种方式,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耻辱。我们所有人的生命,无不是暂时的安放和寄存在这里罢了!
我们怀念屈原,他那高洁的品质,不同流合污的精神;我们也怀念逝去的亲人,他那颗没有找到方向的灵魂抑或落后于时代却又不想同流合污的心。

  面对蒸蒸日上的大秦、日趋衰落的祖国,屈原死了。一条河里永远安放了一颗伟大的灵魂。
我们来自尘土,我们终究要回归于尘土的!不要悲伤!
  有走下去的决心,有走下去的勇气,有走下去的能力!对我们来说做一件事,需要的就是这些东西。如果没有达到如此的境界,就时刻而止吧!撑不下去时就不要硬撑。
  看贾平凹的《天狗》感到,狗比人强的。
孩子今天又得奖了,说是一个金牌,美术学校里的,上次是260多人得了第四!奖了几十元钱的玩具!长江后浪推前浪呀,我第一次得那个什么金牌是在16岁吧!整整比儿子大十岁!那次是数学,是祖冲之数学竞赛的全县第6名。没想到他的大喜事来的这么快,还没有上小学呢!
祝福孩子!
  说是活人,说是死人,可活着的和死去的都无法安生了。房价飞涨,可墓地也一个劲的涨了。想那旧日子里殉葬的孩子!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倒先占了一块上好的风水。我们设想一下穿越,让那两个孩子活过来,成为夫妻,生个开发商儿子,不仅开发商品房、也开发墓地。
拆活人的屋,扒死人的坟,也许是世间就恶的事了吧#焊莶牧献阅馓饽?br>
某歌手第一句话由“大家好,我来了”变为“谢谢大家,你们来了”,以此为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作文!

请结合材料和自己的体验与感悟,以“情有独钟”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

孟子认为君子有三乐,其实这也是今天成为我们崇尚的人生之乐。请选择三乐中一乐作文。

  哲学家拿一个给同学们看,说这是我刚从果园摘来的,你们闻到苹果香味了么?有的学生说闻到了。三个学生默不作声。哲学家拿着苹果转了转,一个学生说没闻到,一个摸了摸问这是什么苹果?另一个说我感冒了。最后哲学家把苹果给大家传看,才知道是一个用蜡做的假苹果。

请以“总有一种期待”为题目,写一篇文章。
时间在流逝
  这世界需要你
不论你是不是屁民,这世界都需要你,因为有你才让更多的人知道有些官员是多么的无耻和无知,你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呀!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屁民。原先你是叫人民的,后来慢慢的又有了公民的称谓,虽然他们不肯把你叫做公民,叫农民工也可以吗!也许你搞不明白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屁民,可那绿油油的田野里洒满了你的汗水,“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那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有你的汗水,那些工厂里,那轰隆隆的机械声旁有你的身影,你创造着财富,构建着中国的“鸡的屁”。
  昨天,晚上去看区里的党代会晚会了,九家企业赞助的。先是由区委书记讲话,河南电视台的韩燕主持的。有个唱红歌的小伙子,先是唱了一首《红旗飘飘》然后唱《山丹丹花开》时,怨大家不给力,就在中间时分,把手表一脱,话筒以放,在舞台上来个后空翻,现场的气氛看是H了,就在与大家互动,谁想大家还是那么软绵绵的,他就有后翻了一个,下台了。女子十二乐坊的器乐演奏,没听出什么所以然来。玩杂技的三个火把在空中飞舞时,不小心掉了一个,观众就有人喊:玩杂了,玩漏了。四川的变脸,好像是变了七八个吧,中间有一次怎么就变出一个眼睛,有观众就喊:那张脸撕不下来了呀!还有喷火的,最后就变成一张素颜了,看着那清秀的小伙子,原以为是个姑娘的。豫东红脸王刘忠河携徒子徒孙唱了他的名段《打金枝》《十五贯》。压轴的是大腕范军,先是唱了一段戏歌后又插科打诨了一番。大腕就是大腕。说道豫东方言时。说带“的”面条的 、豆芽的,说脸不叫脸叫腮帮的,屁股不叫屁股,叫腚邦的,说道此时李夹了一句:**不叫**,叫鸡巴的,屌头的。自己忍禁不住大笑,四周皆为女性,均感莫名奇妙,某办事处纪检书记张早早的回来了,我认为这又是一次没有成功的交涉。只好重走另一条路了。
所有的雨都要落下。所有的尘埃都要归于土。我这几天心里只有几个词。困兽犹斗、垂死挣扎。一切前世因,终成今世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无人的和歌
一天早起去单位时,在步行街的一个路口见一盲者拉二胡,声音婉转凄美,他席地坐着,头发蓬松,衣衫又破又脏,在腿脚上绑着一根长竹竿在某个间歇处会发出啪啪的声响,周围没有人驻足,没有人欣赏,也似乎没有人聆听,看着他忘情的表演,听着那啪啪的响声,我突然怀念起古代的春秋战国时期,那个英雄辈出,风云叱咤的年代。他们中间就有一位高明的乐师:高渐离,在为了国家的大业,为了朋友的重托,一个叫荆轲的志士,去刺杀强大秦国的君主,到了易水,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已区兮不复返……”慷慨悲歌,是为友情,是为事业,还是为音乐。一个勇士,一个乐师,秋风,河水,用生命的慷慨赴义……
这盲者在繁华的都市里是找不到知音的。一次在小摊吃饭时,一盲者被人牵引着,拿一把二胡,我叫儿子拿给他两角钱,没想他有找了一角,他要拉一曲流行歌曲时,我让他走了,流行歌曲,二胡,乞讨不是应挨上边的吧。
自己想嚎几嗓子时总是去歌厅或KTV,不知自己唱的怎么样;可老以为那就像一匹本来该在旷野里的狼被关在了动物园子里,还有歌的味道吗。古人的歌都是在劳动生产时、求爱抒情时创造的,而如今都是在音乐棚里生生造出来的,没有歌和咏的意味了,偶尔见一个却是一次谋生的盲者。社会进步了,人的精神却在退化。

  做梦时。有人去世了,是旁门的一个三哥,一脚踏进他家原本要找些东西的,谁知看见了白旗,还没有看到什么呢,就听见侄子喊:小叔。是恩。我想既然碰到了,也得弄两刀纸烧烧。就去工家去买纸,谁想这孩子竟没有穿什么孝的。他的亲叔呀!没想什么拿纸去时,才见几个妇女说原来是去买东西去了。想想是说几声老三,我来看你了,还是不声响的鞠几个躬的,就醒了。
永远的死人。今日上班时见一辆灵车从凯旋路上过去。司机说,又一个人到那个世界报道去了。以前春说:郑琦是吃商品粮了。
  已经是尾声了;这已经不是判断,而是真实。这是一个从2008年4月开始的漫长旅程。期间,多少辛酸和无奈,多少快乐和痛苦都过去了。都成了回忆和过去。
  已经是尾声了;这已经不是判断,而是真实。这是一个从2008年4月开始的漫长旅程。期间,多少辛酸和无奈,多少快乐和痛苦都过去了。都成了回忆和过去。
  这几日,看开了87版的红楼梦,重温一下名著风采。
好人就是好命呀!听说最近小城里那个千万元彩票奖金的得主就是一位贾家人,据说还和一位局长有关系。一位非常能耐的局长。“裤子一脱,弄个正科;床上一躺,弄个局长。”有时这也是一种能耐。
一个县的头如果热这了,满大街都开美容院。没有想到“多少人的血泪,成就了一个贾某。贾某会不会成为许多人,那些暗地里从事某种职业者的梦想。”
玩女人也是某些官员贵人的特权吧!要不,那些抗大掀的民工也不编什么:“驴日的、狗嚢里,俄罗斯的、香港的”来称呼那些从事伟大如贾某的事业了。
  前面有车。后面有辄。只是钱由3000变成了而已!
真相只有一个。可这些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但愿不要沉没。
  
活着的人少了,在那边需要照顾的人就多了,幸福与艰苦只在于自己的感悟罢了,
我们来自尘土,我们终究要回归于尘土的!不要悲伤!
,女子十二乐坊的器乐演奏,没听出什么所以然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